这里,是一个可以被看见,却永远不会被人知道的世界。喜欢边听音乐,边将心里面的声音落成文字,边梳理自己。坦然而随意。

       一直想梳理一下,脑子里面总是不时的闪过大段小段的文字,最近看似平静,但是却一直在不停的思考。想着从前,想着现在,就是想不到未来。很多次想都打出来,每每打开电脑,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始。而今天,却在食指划破还未愈合的时候,忽然就这样开始了大段文字的键盘敲打,食指呀,真是抱歉。最近迷上了广播剧,耽美,似乎,有些不健康,因为偶尔里面有些H的地方,里面很多的词汇,度娘不说,还真是不懂。听了一些之后,我还是比较喜欢拉灯配上音乐的感觉,含蓄而美好。小时候有过一段写日记的日子,但是日记都是写给自己看的,我只想任意的写,随意的不过头脑的就这样写,不去考虑之后的什么,无奈弟弟实在对我的日记好奇过度,现在还记得半大的他坐在床前的地上,我开门,他在读我的日记。其实日记里面也没有什么秘密,只是心中的喃喃自语,更多的时候不想和别人分享,尤其是家人。这也是慢慢的,空间,博客,微博,朋友圈,都不再写些什么的原因。

    就这样敲着,没有主题,可以任意的飘来跳去的思维,很久不曾享受过了。喜欢边听音乐的时候边想什么,写些什么。阿桑“一直很安静”的吉他独奏伴着我,午后一个人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三十岁,而立之年,而我却生生就这样把人生开到的迷茫的旅途中。昨晚听“两口子的第七年”,第三期的时候,眼泪还是留下来了,我总在想,顺心而行,而自己想要什么,虽然不同的时候,有不同的迷茫,有不同的执着,不同的错误,我却始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我放弃了很多东西,或许是错的,但在我内心里面,我很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的取舍。只是我输了,错了,将自己的世界及未来,彻底的颠覆,只为了摆正一个人的倒影,当倒影消失的时候,自己就这样被留在了这个颠覆的世界里面。经营了八年的感情,就这样忽然断片儿的时候,我不知道这一路是怎样咬着牙走过来的,时间不能停,所以不论如何,我在走,仅此而已。我把自己活成了很阳光的样子,勇敢而独立,一个洒脱的好孩子。是的,即使三十岁,我依然活的像个孩子。真诚,没有心机,纯净的生活,过于纯净的生活。

    从很小的时候,我就清楚,我要的是什么,我只想要个家,一个家。很多次许愿的时候,从来都是这个愿望。我想要的一直不曾改变过,只是一个家。但就这一个看似最简单的愿望,却是我这辈子也遥不可及的一个梦,而已。当家散掉的时候,我整晚整晚的哭泣,眼泪砸在枕头上的声音,我至今都记得,闷闷的,那样的沉重。所以,当有人愿意用稚弱的臂膀为我撑起一片天的时候,虽然不爱,但我仍然点头了。不爱,是的,若干年之后,当我重新回想起的时候,我终于可以坦然的承认,他从不曾令我心动,只是出现的时机,刚刚好而已。那样的青葱岁月,太过任性的自己,虽然一直努力,但现在看,被自己那样用力爱着的他,很辛苦吧。不是矛盾,不曾心动,但我想,我仍然在后来的岁月中,爱上了他。现在穿越古风盛行,而我却觉得,我像古人再来一样。那个时候喜欢十字绣,给娃娃,给狗狗做衣服,整天整天,整晚整晚,那个时候害怕一个人睡,就这样开着电脑,随便放着什么听的懂的电视剧,绣十字绣,或者给狗狗做衣服,天亮了,才能够安心的睡去。而现在,其实内心深处,恐惧依然存在,只是,再没办法过那样日夜颠倒的生活,不睡也得睡。黑色的夜路,怕也得走,就是这样,现实中的内心颤抖的勇敢。写着写着就偏,呵呵。虽然不爱,可骨子里的保守,告诉自己,选定了,就是这个人。从此,眼中,耳中,脑子里,心里面,都是他,随着时间的习惯,就那样慢慢扎下了根。不如意的地方,其实太多太多,无数次的想过,放手吧,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但唯一一次的选择,令我从没真正的放手过。无论如何,那是我选择的男人。包容我的任性,心疼我的眼泪,在我苦的时候,哭的比我伤心,在我开心的时候,笑的比我温暖。清苦的日子不算什么,有情饮水饱,我要的,并不多。随着时间,我在慢慢的成长,他说我变了,我回答说,人总是随着岁月,不停的成长,不停的改变,没有哪个人,可以一直停留在某个时刻,某个状态里面一直不变,变化才是长存的,而不变的是,无论如何变化的两个人,却仍然有一起走下去的心念,在变化中,互相握着的手,不会松脱。至今仍记得当时的画面,他说没想到,我可以思考的如此的透彻。我以为他听懂了,却不曾想到,那,或许是他出离的开始了。单亲家庭,我始终没有安全感,但我想,一辈子,那么长,我要学会放心。所以我放松手中的线,任他自在的飘摆,而我,也学习着充实自己,经营家庭的生活。其实,他们的开始,不是无迹可寻,或许,潜意识里面,我在放任,如果要防一辈子,那不如彻底放任一次,看看结果如何。而结果,当然是呵呵了,呵呵又呵呵了。那个说好为我撑起一个家的男子,跑去给长他十岁不止的家暴女人去当英雄了。无数次想过放弃的时候,并没真的深入心中,是因为,我最后最后的底线---无论你我没有什么,但我们拥有彼此,而无论我们拥有什么,但你不是我的了,那一切就都没有了意义。当他领着她来办公室找我谈的时候,我没有开门,不是害怕,因为当一切都没有意义的时候,还谈什么。两个人的世界坍塌了,又与她何干呢?我并不怨恨他们的无耻,在我发现了他笔记本中他们的ML照片及视频的时候。只是觉得委屈,那个将我捧上天堂的男子,又狠狠的将我抛进了地狱一般的深渊。他说结果交给我决定,可我又怎么还有第二条路可走呢?

    放弃了一切,隐瞒了一切。对于他的家人,我连告别都没有,只字未提。他爸爸一氧化碳中毒过,受不得刺激,他爷爷也住院过,轻微脑梗,同样经不起刺激。那样荒淫的事情,我开不了口。八年的青春,还在意损失的那一点钱吗?虽然那对于我,是为数不小的一笔钱,但和我毁掉的世界来比,又变得如此之轻。对于我的家人,不曾有人伤我如此至深,那样深的伤痛,未曾开口,只要想起,眼泪就会先留下来。所以除了妈妈,我同样只字未提,只说结不了婚,只能分手。家人很多次很多次不解责怪的问我,之前那样执迷不悟的跟定了他,又怎会轻易放手,他是不是。。。。那是我这辈子最坚定的谎言,就算在受了五戒之后,仍然不曾解释的谎言。心疼我的人,当然多少会懂,那是怎样的一种伤害。而不再打扰,是我送他最后的礼物,无论最终谁是谁非,爱情中,或许没有对错。道德上,既然他不懂得忠诚,我也没有义务用余下的人生去教会他。

一直想梳理一下,脑子里面总是不时的闪过大段小段的文字,最近看似平静,但是却一直在不停的思考。想着从前,想着现在,就是想不到未来。很多次想都打出来,每每打开电脑,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始。而今天,却在食指划破还未愈合的时候,忽然就这样开始了大段文字的键盘敲打,食指呀,真是抱歉。最近迷上了广播剧,耽美,似乎,有些不健康,因为偶尔里面有些H的地方,里面很多的词汇,度娘不说,还真是不懂。听了一些之后,我还是比较喜欢拉灯配上音乐的感觉,含蓄而美好。小时候有过一段写日记的日子,但是日记都是写给自己看的,我只想任意的写,随意的不过头脑的就这样写,不去考虑之后的什么,无奈弟弟实在对我的日记好奇过度,现在还记得半大的他坐在床前的地上,我开门,他在读我的日记。其实日记里面也没有什么秘密,只是心中的喃喃自语,更多的时候不想和别人分享,尤其是家人。这也是慢慢的,空间,博客,微博,朋友圈,都不在写些什么的原因。

    就这样敲着,没有主题,可以任意的飘来跳去的思维,很久不曾享受过了。喜欢边听音乐的时候边想什么,写些什么。阿桑“一直很安静”的吉他独奏伴着我,午后一个人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三十岁,而立之年,而我却生生就这样把人生开到的迷茫的旅途中。昨晚听“两口子的第七年”,第三期的时候,眼泪还是留下来了,我总在想,顺心而行,而自己想要什么,虽然不同的时候,有不同的迷茫,有不同的执着,不同的错误,我却始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我放弃了很多东西,或许是错的,但在我内心里面,我很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的取舍。只是我输了,错了,将自己的世界及未来,彻底的颠覆,只为了摆正一个人的倒影,当倒影消失的时候,自己就这样被留在了这个颠覆的世界里面。经营了八年的感情,就这样忽然断片儿的时候,我不知道这一路是怎样咬着牙走过来的,时间不能停,所以不论如何,我在走,仅此而已。我把自己活成了很阳光的样子,勇敢而独立,一个洒脱的好孩子。是的,即使三十岁,我依然活的像个孩子。真诚,没有心机,纯净的生活,过于纯净的生活。

    从很小的时候,我就清楚,我要的是什么,我只想要个家,一个家。很多次许愿的时候,从来都是这个愿望。我想要的一直不曾改变过,只是一个家。但就这个看似最简单的愿望,却是我这辈子也遥不可及的一个梦,而已。当家散掉的时候,我整晚整晚的哭泣,眼泪砸在枕头上的声音,我至今都记得,闷闷的,那样的沉重。所以,当有人愿意用稚弱的臂膀为我撑起一片天的时候,虽然不爱,但我仍然点头了。不爱,是的,若干年之后,当我重新回想起的时候,我终于可以坦然的承认,他从不曾令我心动,只是出现的时机,刚刚好而已。那样的青葱岁月,太过任性的自己,虽然一直努力,但现在看,被自己那样用力爱着的他,很辛苦吧。不是矛盾,不曾心动,但我想,我仍然在后来的岁月中,爱上了他。现在穿越古风盛行,而我却觉得,我像古人再来一样。喜欢十字绣,给娃娃,给狗狗做衣服,整天整天,整晚整晚,那个时候害怕一个人睡,就这样开着电脑,随便放着什么听的懂的电视剧,绣十字绣,或者给狗狗做衣服,天亮了,才能够安心的睡去。而现在,其实内心深处,恐惧依然存在,只是,再没办法过那样日夜颠倒的生活,不睡也得睡。黑色的夜路,怕也得走,就是这样,现实中的内心颤抖的勇敢。写着写着就偏,呵呵。虽然不爱,但骨子里的保守,告诉自己,选定了,就是这个人。从此,眼中,耳中,脑子里,心里面,都是他,随着时间的习惯,就那样慢慢扎下了根。不如意的地方,其实太多太多,无数次的想过,放手吧,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但唯一一次的选择,令我从没真正的放手过。无论如何,那是我选择的男人。包容我的任性,心疼我的眼泪,在我苦的时候,哭的比我伤心,在我开心的时候,笑的比我温暖。清苦的日子不算什么,有情饮水饱,我要的,并不多。随着时间,我在慢慢的成长,他说我变了,我回答说,人总是随着岁月,不停的成长,不停的改变,没有哪个人,可以一直停留在某个时刻,某个状态里面一直不变,变化才是长存的,而不变的是,无论如何变化的两个人,却仍然有一起走下去的心念,在变化中,互相握着的手,不会松脱。至今仍记得当时的画面,他说没想到,我可以思考的如此的透彻。我以为他听懂了,却不曾想到,那,或许是他出离的开始了。单亲家庭,我始终没有安全感,但我想,一辈子,那么长,我要学会放心。所以我放松手中的线,任他自在的飘摆,而我,也学习着充实自己,经营家庭的生活。其实,他们的开始,不是无迹可寻,或许,潜意识里面,我在放任,如果要防一辈子,那不如彻底放任一次,看看结果如何。而结果,当然是呵呵了,呵呵又呵呵了。那个说好为我撑起一个家的男子,跑去给长他十岁不止的家暴女人去当英雄了。无数次想过放弃的时候,并没真的深入心中,是因为,我最后最后的底线---无论你我没有什么,但我们拥有彼此,而无论我们拥有什么,但你不是我的了,那一切就都没有了意义。当他领着她来办公室找我谈的时候,我没有开门,不是害怕,因为当一切都没有意义的时候,还谈什么。两个人的世界坍塌了,又与她何干呢?我并不怨恨他们的无耻,在我发现了他笔记本中他们的ML照片及视频的时候。只是觉得委屈,那个将我捧上天堂的男子,又狠狠的将我抛进了地狱一般的深渊。他说结果交给我决定,可我又怎么还有第二条路可走呢?

    放弃了一切,隐瞒了一切。对于他的家人,我连告别都没有,只字未提。他爸爸一氧化碳中毒过,受不得刺激,他爷爷也住院过,轻微脑梗,同样经不起刺激。那样荒淫的事情,我开不了口。八年的青春,还在意损失的那一点钱吗?虽然那对于我,是为数不小的一笔钱,但和我毁掉的世界来比,又变得如此之轻。对于我的家人,不曾有人伤我如此至深,那样深的伤痛,未曾开口,只要想起,眼泪就会先留下来。所以除了妈妈,我同样只字未提,只说结不了婚,只能分手。家人很多次很多次不解责怪的问我,之前那样执迷不悟的跟定了他,又怎会轻易放手,他是不是。。。。那是我这辈子最坚定的谎言,就算在受了五戒之后,仍然不曾解释的谎言。心疼我的人,当然多少会懂,那是怎样的一种伤害。而不再打扰,是我送他最后的礼物,无论最终谁是谁非,爱情中,或许没有对错。道德上,既然他不懂得忠诚,我也没有义务用余下的人生去教会他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那时候,我一个人,抱着腿,窝在椅子里面,看着“杀手里昂”掉眼泪,最后的画面,玛蒂尔达将那珠万年青的植物埋进了土地里,我仿佛看见了自己。放弃了所有选择的权利,他去哪里,我就在哪里,将自己所有的根须束缚在他编织的家的花盆里面,可只是一珠万年青,又怎能开出百花的缤纷。翠绿虽然美好,但看久了总会疲劳。所以最后,万年青在土里面,而花盆,在旁边,咫尺的距离,却再也遥不可及。后来,他也看这电影,同样哭的泣不成声,但我已经不知道,他为了什么在哭。再后来,我们拥抱哭泣,怀抱虽然依然有温度,却已经陌生。出去吃饭,放任他抽烟喝碳酸饮料,他讶异于我的大方放任,而我却清楚,最后一次了。很奇怪,真的,那时我没决定放弃,但却知道最后一次了,心里面就是有个声音这样告诉我。

    那天,在夜晚他大闹了一通后的天明,我疲惫的遛狗,上班,不曾想,就是那样一个转身的离开,却是一生的暂别,我仿佛还看得见自己回头的身影。那个家,就再也没回去过。没有离别的转身,开始了我另一段的人生,给了我又一次选择的权利。咬着牙,惶然度日,三年左右的时间,就这样,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脑子里,梳理这段感情的文字,闪过很多次,每次都不一样,但只有这次,在手下敲打成了文字。没想过,这样的季节,这样的午后,下了班的我迟迟不肯走,疼痛的手指,依然在缓慢的敲打。我不爱他,因为不曾心动过,他说给我一个家,而我,说好。我爱他,因为他是我选择的男人,八年的时间,他已与我的生命密不可分,融入我的骨血之中。分开后,QQ里面,我说,我会将你从心里面连血带肉的一点一点挖出去。没带出以前的任意一点点照片、物品。将公司电脑上面的个人照片全部删除,删除了所有过往的网络和他有关的日志,博客,微博,邮件,日记,甚至他的浏览记录,最后,拉黑了他的QQ,换了手机号码。那个时候,焚心蚀骨的疼痛,碰不得任何和他有关的事物,只能删除,像伤口边的腐肉一样,只能割除。我只能漠然的做最后的自我保护。

    另一个段落人生的开篇,以一个没有过往的绝然姿态开始。不过,自己,却成了受伤的小兽,躲在无人的角落,用泪水一遍一遍洗刷伤口。人前只字不提,只是结束了,不必去抱怨,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,错了,得认。输了,也没必要掀桌子。好了,这就是曾经了,曾经选择了那样一个男人,经历了那样的一段过往,我也为自己的选择买了单,真的是买单,爸爸给我们装修房子的钱,最后的时候他说,他会还,不然,他睡觉都闭不上眼睛,而我,用了两年的时间,自己还清了。我自己的错误,算是对自己的惩罚,一定要自己买单。

     认定自己的选择是一种很安定的感觉。曾经选择了和他牵手走余下的人生,虽然没有安全感,却很安定,那是一种决定后的笃定。恢复单身生活后不知道多久,我忽然发现,原来这世界还有男女之分。呵呵,真的是让我自己都诧异的认知,该怎样才能够表达清楚那种感觉呢,或许应该说,原来这世界还有男人,还有和其他男人千万种不同的可能,应该是这种认知吧。之前,从来没想过,但我不喜欢这种感觉。曾经用尽了所有的心力,去爱一个人,去经营一段感情,甚至,所有的第一次,都在曾经里逝去了。我依然珍惜我自己,岁月的雕琢、洗礼后,越来越温润的性格,简单美好的状态,其实不错。我不想把自己摆在一个被人将就的位置,同样,我也不想因为任何原因,去将就别人。玉碎后的瓦全,无疑是一种失败的悲哀,我不想要。所以,我宁愿,就这样,一个人,走下去。

    看来以后还真要养成随手写日志的习惯,最近心里装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,理不清,闷闷的,坠坠的,很不舒服,状态不好,却一直校正不过来。而现在,劈哩啪啦胡乱敲打一通,心里觉得莫名的轻松。下班一个多小时了,先回去,未完待续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5年10月9日午后


评论
热度(1)

© 暮南,向北 | Powered by LOFTER